作文注册平台送彩金88元 | 范文注册平台送彩金88元 | 小学作文网 | 文档 | 考试 | 学习

作文,归宿

导读:作文,归宿(共6篇)南通市 满分作文 精神的归宿“精神的归宿”高分作文●灵魂未灭,音乐永生大约一个世纪之前,一位享誉世界的音乐才子便从这儿的摇篮中诞生。又大约是半个世纪之前,他如一道闪电,以最令人刺痛锥心的方式消失。约翰·列侬,你可曾想过,这一切是多么的令人心痛。幸好,你的音乐还在,你去追寻灵魂深处那个最自由、最本真,推荐访问:心灵的归宿作文 关于归宿的作文

篇一:《南通市 满分作文 精神的归宿》

“精神的归宿”高分作文

●灵魂未灭,音乐永生

大约一个世纪之前,一位享誉世界的音乐才子便从这儿的摇篮中诞生。

又大约是半个世纪之前,他如一道闪电,以最令人刺痛锥心的方式消失。

约翰·列侬,你可曾想过,这一切是多么的令人心痛。

幸好,你的音乐还在,你去追寻灵魂深处那个最自由、最本真、最无所畏惧的自己,而我们也能伴着你的天籁,去追寻你的步伐。

我还记得,你深情款款,略带忧郁的双眼;我还记得你风度翩翩,朝气勃勃的身影;我更记得你情场受伤,艺路难走的背影;我甚至一度满脑子单曲循环着你的浅唱低吟。

“你们总以为我是孤独无依的唯一,其实我的心在那里,在我的心里,我的灵魂里。”

虽然,虽然物质上的匮乏,让你一度如失了家园的雏鹰没有了属于自己的天空;虽然乐队中的矛盾,让你一度如散了纤绳的风筝没有了飞向远方的目标;虽然精神上的打击,让你一度疲乏得如泄了气的孩子,迷惘、无依。

但是,你有着一颗强大的心,你有一股不屈的劲,你爱音乐,爱到深入骨髓,爱到没入血液,爱到灵魂最深处!

这便是你人性的可贵与难得!我想,家园虽好,非久恋之家。更何况你是一个在人生旅途中不断奔波的艺者,追求所谓的永恒归宿,除了灵魂深处的那隅音乐天地,别无他处。

如今,我站在故居门外,悠悠歌声溢满整个梧桐院落,如怨如慕,如泣如诉。说“舞幽壑之潜蛟,泣孤舟之獒妇。”或许太过矫情,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难得几回闻”的美誉着实是实至名归,因这灵魂之歌!

屋内装饰简而不陋,确是典雅,照片墙上贴着你的巡演瞬间,黑与白的无声,是你最绚丽的音乐人生!最吸引人的还有你简要的生平经历,密密麻麻的年代是你屡次搬迁的人生之旅。

从出生到死亡,如果你的人生是一场数学运算,那这由空而始,以空为终的中间过程必已幻化为你音乐的高度,灵魂的深度了吧!

你苦苦地追寻灵魂的归宿,于音乐的袅袅之中尽显无遗。

灵魂之于你,华美,充盈,像一首永恒的歌,荡漾。

而于我们,就如你的大牌粉丝布什所言“我们会与你一起走下去。”去追求灵魂的深处,去实现人生乐章的永生!去找寻自己的归宿!

灵魂未灭,音乐永生!

●自此榆树叶叶香 (64分)

太婆颤颤地拄着拐杖从藤椅上迟缓又迫切地站起来,一双浑浊的眸中尽是些晶亮闪烁的阳光。 我有些惊奇--------自从太婆从乡下搬过来与我们一起住,她再也没有这样激动欣喜的神情。 她急切地唤我,:“重孙儿,楼下在叫卖什么?”我打开窗子,侧着耳朵仔细听了好久,才从粘连的奇怪口音中揪出那两个字来,“是在卖榆叶呀,太婆!”我靠在太婆耳边太声地说。

太婆几乎要把脸贴在窗子上了,一双小脚颤巍巍地踮着,她几近欣喜又满足焦急地叫我去买些回来。 下楼的时候,我想着更加惊诧了,太婆早几年前耳朵就不灵了,刚刚是怎样听到楼下叫卖声的呢? 榆叶装了那么大一塑料袋,才卖一块钱,我不明白这样的平凡的树叶,太婆怎么这样宝爱。

不久前太爷刚去世,爷爷奶奶放心不下太婆一个人住,就把太婆接到城里来,其实前几年爷爷就多次接太婆太爷赤住,太婆太爷总说放心不下家里的地,要是荒了就可惜了,七十多岁了,耳朵,眼睛

早就不灵了,一双腿和一一颗心却不愿意离开家乡一丝一厘。

太婆刚来时,整日里也不爱讲话,只是拄着拐杖,站在阳台上,往老家的方向张望,起风时,太婆的浊眼里会流泪,浊浊两行,像掺了故乡尘土的饯别酒。我知道,太婆在想她的地,想那个叫家乡的存在。

只是,太婆从不愿跟我们提起。

看见榆叶的那一刻,太婆松开拐杖,几乎是把榆叶搂在了怀里,“就是这个啊,就是这个啊,日子苦时它帮了忙哓,乖乖!”太婆咧着掉光了攻的嘴,笑得像个孩子,阳光飘撒在她银白的发间,暖暖的。

晚上,奶奶用榆叶煮了一锅粥,太婆高兴啊。她第一次讲这么多话,她讲:“小时候,有这个吃就是福咧,吃不饱肚子的日子苦咧。”她讲:“家里还有棵老榆树在屋后长唉,现在哪还有人问唉!”

我挑出几枝长得好的榆枝,插在花瓶里,放在太婆卧室的桌上,希望它的叶间枝头点缀的是太婆想听与想见的故乡往事。

在喧繁的城市里,在连黑夜都不复纯粹的楼宇里,这一枝新绿,也唯有这一枝一叶的葱茏,才承受得住太婆一双枯眼的热灼与满心的怨爱呀!

深夜的风里,榆叶摇落一页故乡悲音,掉落在太婆的浅浅乡梦里,安慰她夜夜归乡的梦魂。

●身处茅屋心有歌

我很喜欢周国平先生的一句话:“富人用金钱为自己的肉体铸造了金碧辉煌的家园,然而他们的灵魂却无处安放。”

此言得之,真正的家园绝不是雄伟壮观的建筑,而是灵魂的栖息所。漂泊在外的游客会无家可归,而心有永恒归宿的人却绝不会迷路。

犹记留下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的杜甫,贬至远地,背井离乡,贫困潦倒,算得上是无家可归了。然而在秋雨凄迷、狂风肆虐中,他却嘶吼出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的灵魂之声。他的追求,便是那“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”的高伤情操,肩担天下,心系苍生。身处茅屋心有歌,唱出灵魂深处的声音,唱出追求一世的壮志,穿越千年依旧回声不绝。即使他被贬至天涯海角,他的灵魂早已扎根于历史的书页,寄托一位伟大的诗人对苍生的鞠躬尽瘁,虽死而不已,这便是他永恒的归宿,灵魂的家园。颠沛流离乱不了他生命的脚步,他像巨人,守护在心灵的净土。

不由得感慨,心有追求,才能坚定向前。灵魂得以安放,脚步才不会迷茫。无处可居,便四海为家,秉守一方心灵净土,才是人类应有的追求。

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”的苏轼便是这样。

居住的处所终究是肉体的巢穴,斗转星移,时变世迁,终有一日化为土灰。而苏轼内心持守的纯净、淡泊、雅致、随遇而安却成了他永恒的庇护所,无坚可摧,直至永远。那便是灵魂的力量,是人性的家,始终驻足在你的内心,指引你坦然应对人生百事。一个人确实应该有这样的追求。灵魂的操守会让你永远不会忘记你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,你永远都不会孤独。正如叹息“惶恐滩头说惶恐,零丁洋里叹零丁”的文天祥,辗转流离,何谈家园?他又疾呼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他报国献身的感人情怀便是他整个生命的追求。纵他滩头漂泊,洋里流浪,初心不变。他依旧有处停泊,有所栖息,万古留名,化为永恒。

纵使身处茅屋,也可高歌无畏。心有追求,才可让灵魂安身立命。泥砖终会腐朽,心灵的家园却永恒不变,红尘掀起巨浪,也污浊不了你的本心。

●晚晴小筑(70分)

黛瓦白墙浸润在微醺的霞光中,眼角眉梢都是沉静安宁的韵味。

一座泛着古韵的馆舍,便是木心先生的纪念馆了。

文学馆内整齐铺开的稿纸上——字迹清俊,翩雅优美,像一只只灵蝶,载着先生永不停息的脚步,追

寻先生灵魂深处永恒的归宿——艺术之归宿,生命之归宿。

细细数完,先生从文革狱中带出的稿纸只有六十六张。

现在想来,狱中的十八个月中,最残忍的不是潮湿冰冷的牢房,不是如牲畜般的吃食,而是对先生精神的折磨。这是让人易在精神上彷徨迷失、觉得无家可归的摧残,比身体的折磨更加恐怖,文革狱中崩溃的知识分子不在少数。

所幸的是,先生因着灵魂深处对艺术的追求清醒了过来。在本该写交代材料的白纸上用诗意的语言勾勒一幅幅美好的图景,用白纸画就的黑白琴键弹奏着心中流淌已久的萧邦与莫扎特。原本彷徨迷失,无家可归的心灵,在艺术的美感中找到了归宿,寻到了生命价值之所在。

先生在苦难中明白灵魂深处隐藏的归宿,即在艺术中获得生命的美感与满足感,即在追求艺术中实现生命的价值。

乔伊斯说:“流亡,是我的美学。”而先生只说:“美学,是我的流亡。”于是出狱后的八十年代,先生与陈丹青等人同赴纽约深造。先生在彼开设美学讲堂,五年讲学,并写下《文学回忆》,后成为散文被美国知名大学收录教材的中国第一人。

“我本该放手,可我从未停止痴缠。”先生笔耕不辍、从未停止艺术追求的执念,是一种艺术家们对追求永恒归宿的执念,其本质是渴望在艺术中实现短暂生命的永恒价值,寻找灵魂深处的艺术之归宿,生命之归宿。相比之下,现下许多灵魂彷徨,那些因现实冰冷而觉得无家可归的人,更应该多思考灵魂的归宿在何处,而非漫无目的只知汲汲营世。

凉意顺着领口探入,晚风穿过木制的窗吹开凌乱的思绪,再低头,清俊的字迹也带上了些永恒的意义,肉体不再,其文字却永传后世。

我仰望馆中先生黑白的肖像,心生敬意之时,亦在思考我灵魂的归宿。

●乡关何处

王朔在《动物凶猛》中羡慕那些拥有故乡的人,“每个人都能将自己的美好愿望寄予那个穷乡僻壤。故乡成全了他们的自我原宥。”他们的灵魂不再无枝可依,纵使故乡早已不再是那个故乡。

这里的故乡早已超越了地理范畴。

故乡,精神栖居之所,灵魂的归宿。

自古而今,人们不断寻找着故乡。高更有一幅名画《我们是谁?我们从哪里来?我们到哪里去?》用朦胧的光影表现对精神属地的疑惑与迷茫。人们不断叩问生命的零度,或是路遇巴里昂多,或是偶遇戈多,在这场无休止的追寻中,人们笑遇荒诞,与命运握手言欢。

他们如那荆棘鸟,只为找到永恒的乡关,不歇不止,不罢不休。

这种可贵的追求成就了人类神性的高贵。2014年的诺奖得主莫迪亚诺以其对“人类母体和精神终极栖息无休止的探索”而登上文学圣殿。40年来,莫迪亚诺觉得自己一直在写同一本书,连串的唯一主体便是“寻找通恒的归宿。”如《暗店街》中不断寻找回忆的侦探,每个人都在竭尽全力弄清自己的故乡到底在哪里。人便是这样一种存在,如莎士比亚所说,“永远充满着躁动与不安,喧嚣与嘈杂”。唯有找到灵魂的栖居,空虚的心才能获得充盈,浮躁的心才能获得平静,人类,才能以高贵的理性省查自然造化。

从事“我的过去,一片朦胧”,人类依然能在找寻故乡的这个过程中不断地体会生命本源的意义,而此者,往往正是故乡的所在。

所以三毛找到了撒哈拉,沈从文愿长眠于湘西凤凰古城,米开朗琪罗于钝而未凿的大理石中遇见了少年大卫,程子昂遇见了幽州台,而一个民歌手则在水边找到了关关和鸣的雎鸠。

这一切都因被赋予不同的情感与精神特质而显现出不同。推其本源,都是他们灵魂深处对美好的认识的映射。

对故乡的追求是一致的,但格制境界却高下,有纸醉金迷者欲以物质填满精神的空洞,灯红酒绿是他的归处,不过这却只是暂居的寓所,不是栖居的故乡。将对归属感的疑惑系于物质,不仅只能得到无解的人生,而且还会使空虚膨胀成一个永远无法填满的大洞。

精神的疑点只能在精神领域寻找答案,生命的归宿只存在于灵魂深处。

乡关何处?

吾心安处是吾乡。

●宿于诗心,眠于诗意

张枣走了。

昌黎走了。

汪国真走了。

我坐在车厢里,仿佛看到了一帧画,那是幼时的我,指着汪老的诗集中的一句诗行,问着老师,内心击节而唱:

诗人,哪里是你的家呀?

你把白天当黑夜,流着泪迎接朝霞,光着脑袋描画天空,你告诉我:

“世界只是寄居处。我就宿于诗心,眠于诗意,那永远是我的家。”

哦,时光你带得走歌声却带不走他的歌,你带不走人们安放在灵魂深处不舍远离的诗意。

在车厢里,人们刷着资讯,目光扫过最新的股市行情,房价消息,我看着那些空洞黯淡的眼神,我坚信,那艳丽曾有“乞得名花盛开”的诗情流露,有对湖光山色叹味不已的心灵渴盼。只是,它蛰伏着,被汲汲名利的欲望压过了势头,却一直坚韧如草叶,漫步在人内心深处的蓝色原野里一直欣欣向荣,养育着人们在世俗的困顿后,退居一隅之时的疲惫。

那甜在林清玄心里一直到如今的菠萝蜜,在佛教中是“到彼岸”的意思,林清玄就尝着它的香甜,从一个渴望飞往大城市的山村孩子,变成一个在建筑森林中“抬望眼”的中年人了。

他却想念起山村里绕井放风筝的诗意,想念起真正有诗的日子,想要飞回那里,想到捕捉诗意。 真到他发现,诗不再山林之间,不再朝晖夕阴的壮美之中,而就在他心中尺寸之地,他才安然了,他不再无家可归。他可以共梁问燕子呢喃,可以在八月与床下蟋蟀谈天,可以宿于诗心,眠于诗意,不必穿花度柳去找寻了。

呵护诗,有留诗心。

看孙犁在《灯下偶记》说“冬日午后,裁纸装书,甚适。”安静地读书时,他感到灵魂深处升起了诗,飘转而来,想起馥郁。

从南到北,从古至今,人人内心供养着诗意,时刻打开源泉,让它汩汩流动,让它在长天大地之间,昭示着我们对终极快乐的渴求,如海德格尔所说,诗意地栖居在世间。

这份诗心永远不会消失,它像冰山一样凝结,终有一日,会像花儿一样重开。

●心灵归宿

当我们把棘刺扎进胸膛时,我们是知道的,我们是明明白白的。然而,我们却依然把棘刺扎进胸膛。 这是荆棘鸟的归宿,在歌声中超脱,追求心灵永恒的归宿。

人生旅途中,我们有时会觉得无家可归,所以寻找心灵的归宿。一个人的归宿藏在灵魂深处。{作文,归宿}.

在那个“黄金时代”的萧红,由于逃婚而孤苦无依,也许文字是作家的归宿,超脱了心灵的束缚,你便不再孤寂。

三毛一生漂泊,当她回到江南外婆家时,她也流出了滚烫的眼泪,情感在一瞬间喷出。这个无家可归的人,在灵魂深处筑起了高高的墙。

追求永恒的归宿,叶落归根,也许是心中那根思乡的线,在你的心脏停止跳动时,将你悄悄牵回故乡的怀抱。

人的归宿岂是由外部物质世界决定的!《简爱》女主人公自白:“你认为我穷,不好看,就没有感情吗?我们的精神是同等的!就如同你跟我经过坟墓,将同样站在上帝面前。”那些高傲自大的人岂能寻找到灵魂深处的归宿?有思想的人才会放下一切,没有人能够决定别人的归宿,心灵深处那一片净土,只是高尚的人才能达到,并且永恒地归去。

当汨罗江上溅起簇簇水花,他就这样去了,覆灭的王朝没有他的归宿,心凉了,那就这样离开吧! 当喝下最后一口毒药,他依然自如地谈着他的哲学,他才是真正为雅典担忧的智者。虽然入土了,但是他早已归宿心灵。

浪花淘尽古今多少英雄,是非成败,只是转头便是空。多少事付笑谈中?

稼轩,将内心的苦闷、凄凉融入词句,直到最后一刻,统治者的昏庸棘刺般刺痛了他的心。他会恨离去,去了那个灵魂深处可以永远寄居的归宿。

或许,我们太年轻,无法领略他们的苦。但是,当我们经历过风雨时,心中自有一份感慨。

永恒的心灵归宿,那个为我们遮风挡雨的地方,在时光的长河中静静地等待,等着我们归去。到那时,我们都会有种安全感,也无所牵挂,无所寄托。

●永恒的边城

边城是沈从文的一帘幽梦,不知谁能与共。无法转醒,无法企及。清幽的意境,纯美的氛围,像是一首轻唱的民谣,不断萦绕心头。

边城,是沈从文永恒的归宿。

那是风雨飘摇的时代,《斥反动文艺》的发表是对丧钟的敲响,是暴风雨来临前的一声惊雷。凤凰泣血,在命运的低谷,先生的生命充满坎坷,他感到无所适从。可能是忍痛放下笔杆,接受命运霸道的安排;可能如老舍先生般以水为棺,让人生“无处惹尘埃”;也可能是违心握笔,为黑暗摇旗呐喊。无论是哪种可能,生命都是荒凉苍白,它们不会是永恒的归宿。

但先生冲出了生命的低谷,凤凰集梧桐枝干,浴烈火而获新生。先生在沉默中寻找着他的边城„„ 辛苦收集的资料在风雨中被毁于一旦,非人的羞辱扑面而来,但先生不曾言语,他抱着仅存的散稿资料来到郊外斗室。一人,一灯,一桌,一笔,这里是他的边城,这里是他的归宿,这里是动乱年代中最安稳的天空之城。斗室狭小昏暗,却终日星火不灭,与尘嚣隔绝使人忘却黄昏。偶有邻居敲门:“先生还不吃饭吗?”先生于是恍然大悟,拿过几个馍馍,继续沉醉在他的边城中。

寒风如刀,滂言如雨,时代的风雨愈发猛烈。而先生却依然沉默着用刚强的意志对抗如晦的风雨。“不折不从,星斗其文”是先生最真实的写照,在他的灵魂深处,有这样一座永恒的边城让他这只凤凰栖息、涅槃。

斗室里珠玑摇曳成花,一部《中国古代服饰研究》横空出世。书信中,一颗昂扬坚毅的心不断跳动:这里都是荷花,灿烂极了,你若来„„

凤凰终涅槃,其羽更丰,其音更清,其神更俊。边城上空的阴云渐渐散开„„

那个曾用一本书福泽生养他的湘西茶峒的少年已经长大,他怀着受伤的心,在昏暗中,在他的人生归宿中疗伤、涅槃。先生曾无数次提及行吟泽畔的屈子,在近代文学的河岸上,先生也如屈子般行吟而来。当现实的腥风血雨扑面而来时,先生没有走投无路,他选择将文学家的生命融入永恒的归宿——边城,他灵魂深处的边城。

“千里江山寒色远,芦花深处泊孤舟。”茫茫旅途中,孤舟无家可归,没有归宿。然而,生命是跌撞的曲折,苦难是宿命中不可逃脱的篇章,何不像先生一样追求灵魂深处的永恒的归宿,书写生命的亮丽、

篇二:《南通市 高分作文 精神的归宿》

“精神的归宿”高分作文

●灵魂未灭,音乐永生

大约一个世纪之前,一位享誉世界的音乐才子便从这儿的摇篮中诞生。

又大约是半个世纪之前,他如一道闪电,以最令人刺痛锥心的方式消失。

约翰·列侬,你可曾想过,这一切是多么的令人心痛。

幸好,你的音乐还在,你去追寻灵魂深处那个最自由、最本真、最无所畏惧的自己,而我们也能伴着你的天籁,去追寻你的步伐。

我还记得,你深情款款,略带忧郁的双眼;我还记得你风度翩翩,朝气勃勃的身影;我更记得你情场受伤,艺路难走的背影;我甚至一度满脑子单曲循环着你的浅唱低吟。

“你们总以为我是孤独无依的唯一,其实我的心在那里,在我的心里,我的灵魂里。”

虽然,虽然物质上的匮乏,让你一度如失了家园的雏鹰没有了属于自己的天空;虽然乐队中的矛盾,让你一度如散了纤绳的风筝没有了飞向远方的目标;虽然精神上的打击,让你一度疲乏得如泄了气的孩子,迷惘、无依。

但是,你有着一颗强大的心,你有一股不屈的劲,你爱音乐,爱到深入骨髓,爱到没入血液,爱到灵魂最深处!

这便是你人性的可贵与难得!我想,家园虽好,非久恋之家。更何况你是一个在人生旅途中不断奔波的艺者,追求所谓的永恒归宿,除了灵魂深处的那隅音乐天地,别无他处。

如今,我站在故居门外,悠悠歌声溢满整个梧桐院落,如怨如慕,如泣如诉。说“舞幽壑之潜蛟,泣孤舟之獒妇。”或许太过矫情,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难得几回闻”的美誉着实是实至名归,因这灵魂之歌!

屋内装饰简而不陋,确是典雅,照片墙上贴着你的巡演瞬间,黑与白的无声,是你最绚丽的音乐人生!最吸引人的还有你简要的生平经历,密密麻麻的年代是你屡次搬迁的人生之旅。

从出生到死亡,如果你的人生是一场数学运算,那这由空而始,以空为终的中间过程必已幻化为你音乐的高度,灵魂的深度了吧!{作文,归宿}.

你苦苦地追寻灵魂的归宿,于音乐的袅袅之中尽显无遗。

灵魂之于你,华美,充盈,像一首永恒的歌,荡漾。

而于我们,就如你的大牌粉丝布什所言“我们会与你一起走下去。”去追求灵魂的深处,去实现人生乐章的永生!去找寻自己的归宿!

灵魂未灭,音乐永生!

●自此榆树叶叶香 (64分)

太婆颤颤地拄着拐杖从藤椅上迟缓又迫切地站起来,一双浑浊的眸中尽是些晶亮闪烁的阳光。 我有些惊奇--------自从太婆从乡下搬过来与我们一起住,她再也没有这样激动欣喜的神情。 她急切地唤我,:“重孙儿,楼下在叫卖什么?”我打开窗子,侧着耳朵仔细听了好久,才从粘连的奇怪口音中揪出那两个字来,“是在卖榆叶呀,太婆!”我靠在太婆耳边太声地说。

太婆几乎要把脸贴在窗子上了,一双小脚颤巍巍地踮着,她几近欣喜又满足焦急地叫我去买些回来。 下楼的时候,我想着更加惊诧了,太婆早几年前耳朵就不灵了,刚刚是怎样听到楼下叫卖声的呢? 榆叶装了那么大一塑料袋,才卖一块钱,我不明白这样的平凡的树叶,太婆怎么这样宝爱。

不久前太爷刚去世,爷爷奶奶放心不下太婆一个人住,就把太婆接到城里来,其实前几年爷爷就多次接太婆太爷赤住,太婆太爷总说放心不下家里的地,要是荒了就可惜了,七十多岁了,耳朵,眼睛

早就不灵了,一双腿和一一颗心却不愿意离开家乡一丝一厘。

太婆刚来时,整日里也不爱讲话,只是拄着拐杖,站在阳台上,往老家的方向张望,起风时,太婆的浊眼里会流泪,浊浊两行,像掺了故乡尘土的饯别酒。我知道,太婆在想她的地,想那个叫家乡的存在。

只是,太婆从不愿跟我们提起。

看见榆叶的那一刻,太婆松开拐杖,几乎是把榆叶搂在了怀里,“就是这个啊,就是这个啊,日子苦时它帮了忙哓,乖乖!”太婆咧着掉光了攻的嘴,笑得像个孩子,阳光飘撒在她银白的发间,暖暖的。

晚上,奶奶用榆叶煮了一锅粥,太婆高兴啊。她第一次讲这么多话,她讲:“小时候,有这个吃就是福咧,吃不饱肚子的日子苦咧。”她讲:“家里还有棵老榆树在屋后长唉,现在哪还有人问唉!”

我挑出几枝长得好的榆枝,插在花瓶里,放在太婆卧室的桌上,希望它的叶间枝头点缀的是太婆想听与想见的故乡往事。

在喧繁的城市里,在连黑夜都不复纯粹的楼宇里,这一枝新绿,也唯有这一枝一叶的葱茏,才承受得住太婆一双枯眼的热灼与满心的怨爱呀!

深夜的风里,榆叶摇落一页故乡悲音,掉落在太婆的浅浅乡梦里,安慰她夜夜归乡的梦魂。

●身处茅屋心有歌

我很喜欢周国平先生的一句话:“富人用金钱为自己的肉体铸造了金碧辉煌的家园,然而他们的灵魂却无处安放。”

此言得之,真正的家园绝不是雄伟壮观的建筑,而是灵魂的栖息所。漂泊在外的游客会无家可归,而心有永恒归宿的人却绝不会迷路。

犹记留下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的杜甫,贬至远地,背井离乡,贫困潦倒,算得上是无家可归了。然而在秋雨凄迷、狂风肆虐中,他却嘶吼出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的灵魂之声。他的追求,便是那“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”的高伤情操,肩担天下,心系苍生。身处茅屋心有歌,唱出灵魂深处的声音,唱出追求一世的壮志,穿越千年依旧回声不绝。即使他被贬至天涯海角,他的灵魂早已扎根于历史的书页,寄托一位伟大的诗人对苍生的鞠躬尽瘁,虽死而不已,这便是他永恒的归宿,灵魂的家园。颠沛流离乱不了他生命的脚步,他像巨人,守护在心灵的净土。

不由得感慨,心有追求,才能坚定向前。灵魂得以安放,脚步才不会迷茫。无处可居,便四海为家,秉守一方心灵净土,才是人类应有的追求。

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”的苏轼便是这样。

居住的处所终究是肉体的巢穴,斗转星移,时变世迁,终有一日化为土灰。而苏轼内心持守的纯净、淡泊、雅致、随遇而安却成了他永恒的庇护所,无坚可摧,直至永远。那便是灵魂的力量,是人性的家,始终驻足在你的内心,指引你坦然应对人生百事。一个人确实应该有这样的追求。灵魂的操守会让你永远不会忘记你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,你永远都不会孤独。正如叹息“惶恐滩头说惶恐,零丁洋里叹零丁”的文天祥,辗转流离,何谈家园?他又疾呼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他报国献身的感人情怀便是他整个生命的追求。纵他滩头漂泊,洋里流浪,初心不变。他依旧有处停泊,有所栖息,万古留名,化为永恒。

纵使身处茅屋,也可高歌无畏。心有追求,才可让灵魂安身立命。泥砖终会腐朽,心灵的家园却永恒不变,红尘掀起巨浪,也污浊不了你的本心。

●晚晴小筑(70分)

黛瓦白墙浸润在微醺的霞光中,眼角眉梢都是沉静安宁的韵味。

一座泛着古韵的馆舍,便是木心先生的纪念馆了。

文学馆内整齐铺开的稿纸上——字迹清俊,翩雅优美,像一只只灵蝶,载着先生永不停息的脚步,追

寻先生灵魂深处永恒的归宿——艺术之归宿,生命之归宿。

细细数完,先生从文革狱中带出的稿纸只有六十六张。

现在想来,狱中的十八个月中,最残忍的不是潮湿冰冷的牢房,不是如牲畜般的吃食,而是对先生精神的折磨。这是让人易在精神上彷徨迷失、觉得无家可归的摧残,比身体的折磨更加恐怖,文革狱中崩溃的知识分子不在少数。

所幸的是,先生因着灵魂深处对艺术的追求清醒了过来。在本该写交代材料的白纸上用诗意的语言勾勒一幅幅美好的图景,用白纸画就的黑白琴键弹奏着心中流淌已久的萧邦与莫扎特。原本彷徨迷失,无家可归的心灵,在艺术的美感中找到了归宿,寻到了生命价值之所在。

先生在苦难中明白灵魂深处隐藏的归宿,即在艺术中获得生命的美感与满足感,即在追求艺术中实现生命的价值。

乔伊斯说:“流亡,是我的美学。”而先生只说:“美学,是我的流亡。”于是出狱后的八十年代,先生与陈丹青等人同赴纽约深造。先生在彼开设美学讲堂,五年讲学,并写下《文学回忆》,后成为散文被美国知名大学收录教材的中国第一人。

“我本该放手,可我从未停止痴缠。”先生笔耕不辍、从未停止艺术追求的执念,是一种艺术家们对追求永恒归宿的执念,其本质是渴望在艺术中实现短暂生命的永恒价值,寻找灵魂深处的艺术之归宿,生命之归宿。相比之下,现下许多灵魂彷徨,那些因现实冰冷而觉得无家可归的人,更应该多思考灵魂的归宿在何处,而非漫无目的只知汲汲营世。

凉意顺着领口探入,晚风穿过木制的窗吹开凌乱的思绪,再低头,清俊的字迹也带上了些永恒的意义,肉体不再,其文字却永传后世。

我仰望馆中先生黑白的肖像,心生敬意之时,亦在思考我灵魂的归宿。

●乡关何处

王朔在《动物凶猛》中羡慕那些拥有故乡的人,“每个人都能将自己的美好愿望寄予那个穷乡僻壤。故乡成全了他们的自我原宥。”他们的灵魂不再无枝可依,纵使故乡早已不再是那个故乡。

这里的故乡早已超越了地理范畴。

故乡,精神栖居之所,灵魂的归宿。

自古而今,人们不断寻找着故乡。高更有一幅名画《我们是谁?我们从哪里来?我们到哪里去?》用朦胧的光影表现对精神属地的疑惑与迷茫。人们不断叩问生命的零度,或是路遇巴里昂多,或是偶遇戈多,在这场无休止的追寻中,人们笑遇荒诞,与命运握手言欢。

他们如那荆棘鸟,只为找到永恒的乡关,不歇不止,不罢不休。

这种可贵的追求成就了人类神性的高贵。2014年的诺奖得主莫迪亚诺以其对“人类母体和精神终极栖息无休止的探索”而登上文学圣殿。40年来,莫迪亚诺觉得自己一直在写同一本书,连串的唯一主体便是“寻找通恒的归宿。”如《暗店街》中不断寻找回忆的侦探,每个人都在竭尽全力弄清自己的故乡到底在哪里。人便是这样一种存在,如莎士比亚所说,“永远充满着躁动与不安,喧嚣与嘈杂”。唯有找到灵魂的栖居,空虚的心才能获得充盈,浮躁的心才能获得平静,人类,才能以高贵的理性省查自然造化。

从事“我的过去,一片朦胧”,人类依然能在找寻故乡的这个过程中不断地体会生命本源的意义,而此者,往往正是故乡的所在。

所以三毛找到了撒哈拉,沈从文愿长眠于湘西凤凰古城,米开朗琪罗于钝而未凿的大理石中遇见了少年大卫,程子昂遇见了幽州台,而一个民歌手则在水边找到了关关和鸣的雎鸠。

这一切都因被赋予不同的情感与精神特质而显现出不同。推其本源,都是他们灵魂深处对美好的认识的映射。

对故乡的追求是一致的,但格制境界却高下,有纸醉金迷者欲以物质填满精神的空洞,灯红酒绿是他的归处,不过这却只是暂居的寓所,不是栖居的故乡。将对归属感的疑惑系于物质,不仅只能得到无解的人生,而且还会使空虚膨胀成一个永远无法填满的大洞。

精神的疑点只能在精神领域寻找答案,生命的归宿只存在于灵魂深处。

乡关何处?

吾心安处是吾乡。

●宿于诗心,眠于诗意

张枣走了。

昌黎走了。

汪国真走了。

我坐在车厢里,仿佛看到了一帧画,那是幼时的我,指着汪老的诗集中的一句诗行,问着老师,内心击节而唱:

诗人,哪里是你的家呀?

你把白天当黑夜,流着泪迎接朝霞,光着脑袋描画天空,你告诉我:

“世界只是寄居处。我就宿于诗心,眠于诗意,那永远是我的家。”

哦,时光你带得走歌声却带不走他的歌,你带不走人们安放在灵魂深处不舍远离的诗意。

在车厢里,人们刷着资讯,目光扫过最新的股市行情,房价消息,我看着那些空洞黯淡的眼神,我坚信,那艳丽曾有“乞得名花盛开”的诗情流露,有对湖光山色叹味不已的心灵渴盼。只是,它蛰伏着,被汲汲名利的欲望压过了势头,却一直坚韧如草叶,漫步在人内心深处的蓝色原野里一直欣欣向荣,养育着人们在世俗的困顿后,退居一隅之时的疲惫。

那甜在林清玄心里一直到如今的菠萝蜜,在佛教中是“到彼岸”的意思,林清玄就尝着它的香甜,从一个渴望飞往大城市的山村孩子,变成一个在建筑森林中“抬望眼”的中年人了。

他却想念起山村里绕井放风筝的诗意,想念起真正有诗的日子,想要飞回那里,想到捕捉诗意。 真到他发现,诗不再山林之间,不再朝晖夕阴的壮美之中,而就在他心中尺寸之地,他才安然了,他不再无家可归。他可以共梁问燕子呢喃,可以在八月与床下蟋蟀谈天,可以宿于诗心,眠于诗意,不必穿花度柳去找寻了。

呵护诗,有留诗心。

看孙犁在《灯下偶记》说“冬日午后,裁纸装书,甚适。”安静地读书时,他感到灵魂深处升起了诗,飘转而来,想起馥郁。

从南到北,从古至今,人人内心供养着诗意,时刻打开源泉,让它汩汩流动,让它在长天大地之间,昭示着我们对终极快乐的渴求,如海德格尔所说,诗意地栖居在世间。

这份诗心永远不会消失,它像冰山一样凝结,终有一日,会像花儿一样重开。

●心灵归宿

当我们把棘刺扎进胸膛时,我们是知道的,我们是明明白白的。然而,我们却依然把棘刺扎进胸膛。 这是荆棘鸟的归宿,在歌声中超脱,追求心灵永恒的归宿。

人生旅途中,我们有时会觉得无家可归,所以寻找心灵的归宿。一个人的归宿藏在灵魂深处。

在那个“黄金时代”的萧红,由于逃婚而孤苦无依,也许文字是作家的归宿,超脱了心灵的束缚,你便不再孤寂。

三毛一生漂泊,当她回到江南外婆家时,她也流出了滚烫的眼泪,情感在一瞬间喷出。这个无家可归的人,在灵魂深处筑起了高高的墙。

追求永恒的归宿,叶落归根,也许是心中那根思乡的线,在你的心脏停止跳动时,将你悄悄牵回故乡的怀抱。

人的归宿岂是由外部物质世界决定的!《简爱》女主人公自白:“你认为我穷,不好看,就没有感情吗?我们的精神是同等的!就如同你跟我经过坟墓,将同样站在上帝面前。”那些高傲自大的人岂能寻找到灵魂深处的归宿?有思想的人才会放下一切,没有人能够决定别人的归宿,心灵深处那一片净土,只是高尚的人才能达到,并且永恒地归去。

当汨罗江上溅起簇簇水花,他就这样去了,覆灭的王朝没有他的归宿,心凉了,那就这样离开吧! 当喝下最后一口毒药,他依然自如地谈着他的哲学,他才是真正为雅典担忧的智者。虽然入土了,但是他早已归宿心灵。

浪花淘尽古今多少英雄,是非成败,只是转头便是空。多少事付笑谈中?

{作文,归宿}.

稼轩,将内心的苦闷、凄凉融入词句,直到最后一刻,统治者的昏庸棘刺般刺痛了他的心。他会恨离去,去了那个灵魂深处可以永远寄居的归宿。

或许,我们太年轻,无法领略他们的苦。但是,当我们经历过风雨时,心中自有一份感慨。

永恒的心灵归宿,那个为我们遮风挡雨的地方,在时光的长河中静静地等待,等着我们归去。到那时,我们都会有种安全感,也无所牵挂,无所寄托。

●永恒的边城

边城是沈从文的一帘幽梦,不知谁能与共。无法转醒,无法企及。清幽的意境,纯美的氛围,像是一首轻唱的民谣,不断萦绕心头。

边城,是沈从文永恒的归宿。

那是风雨飘摇的时代,《斥反动文艺》的发表是对丧钟的敲响,是暴风雨来临前的一声惊雷。凤凰泣血,在命运的低谷,先生的生命充满坎坷,他感到无所适从。可能是忍痛放下笔杆,接受命运霸道的安排;可能如老舍先生般以水为棺,让人生“无处惹尘埃”;也可能是违心握笔,为黑暗摇旗呐喊。无论是哪种可能,生命都是荒凉苍白,它们不会是永恒的归宿。

但先生冲出了生命的低谷,凤凰集梧桐枝干,浴烈火而获新生。先生在沉默中寻找着他的边城„„ 辛苦收集的资料在风雨中被毁于一旦,非人的羞辱扑面而来,但先生不曾言语,他抱着仅存的散稿资料来到郊外斗室。一人,一灯,一桌,一笔,这里是他的边城,这里是他的归宿,这里是动乱年代中最安稳的天空之城。斗室狭小昏暗,却终日星火不灭,与尘嚣隔绝使人忘却黄昏。偶有邻居敲门:“先生还不吃饭吗?”先生于是恍然大悟,拿过几个馍馍,继续沉醉在他的边城中。

寒风如刀,滂言如雨,时代的风雨愈发猛烈。而先生却依然沉默着用刚强的意志对抗如晦的风雨。“不折不从,星斗其文”是先生最真实的写照,在他的灵魂深处,有这样一座永恒的边城让他这只凤凰栖息、涅槃。

斗室里珠玑摇曳成花,一部《中国古代服饰研究》横空出世。书信中,一颗昂扬坚毅的心不断跳动:这里都是荷花,灿烂极了,你若来„„

凤凰终涅槃,其羽更丰,其音更清,其神更俊。边城上空的阴云渐渐散开„„

那个曾用一本书福泽生养他的湘西茶峒的少年已经长大,他怀着受伤的心,在昏暗中,在他的人生归宿中疗伤、涅槃。先生曾无数次提及行吟泽畔的屈子,在近代文学的河岸上,先生也如屈子般行吟而来。当现实的腥风血雨扑面而来时,先生没有走投无路,他选择将文学家的生命融入永恒的归宿——边城,他灵魂深处的边城。

“千里江山寒色远,芦花深处泊孤舟。”茫茫旅途中,孤舟无家可归,没有归宿。然而,生命是跌撞的曲折,苦难是宿命中不可逃脱的篇章,何不像先生一样追求灵魂深处的永恒的归宿,书写生命的亮丽、

篇三:《2015南通三模作文“永恒的归宿”评分细则及例文》

南通市2015届高三第三次调研测试{作文,归宿}.

作 文 评 分 细 则

作文题目:

阅读下面的材料,根据要求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。

人生旅途中,我们有时会觉得无家可归。但人性的可贵之处在于追求永恒的归宿,这种归宿常常隐藏在人的灵魂深处。

要求:选好角度,确定立意,明确文体,自拟标题;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,不要套作,不得抄袭。

一、审题与立意

1.对“材料作文”的认识

材料是多义的,角度、立意有多种。但考生在“自选”“自定”时不能超越“材料”能指、所指的“固定范围”,不能任意发挥、无边无际。

2.对本次作文材料的理解

材料为两句话,前一句指出“无家可归”的人生现象,后一句强调追求人生归宿的可贵;如将前后句联系起来看,根据材料作文审题的整体性原则,第一句话中“家”和第二句的“人生归宿”的内涵更为明确,即“精神家园”。整则材料的中心非常明确,即寻找精神家园,让心灵获得慰藉、安顿。

人在困境、彷徨状态中,甚至在安逸状态中,都有可能出现灵魂的空虚、茫然,人的意志会变得消沉,精神会变得萎靡。如何振奋精神、提升斗志?唯有寻找自己的精神家园。古往今来,各个领域的杰出人物之所以杰出,并不仅仅因为他们在各自领域取得了辉煌的成就或地位,而是因为他们足够清醒,能够在困境、彷徨状态中探求自己的精神家园,并为之而奋斗。即便在当今的安逸状态中,在追求物质文明的同时,明智的人也会有着寻求精神家园的深思和举动,力避精神的茫然、颓废。一个人如此,一个民族更是如此。

3.本次作文材料的立意

作文材料从人性的角度命题,但写作时可化抽象为具体。既可写个体人生追寻“精神家园”,也可从“乡村”“文化”“艺术”“民族”等大的角度入手,联系其领域的某个方面,紧扣追求“精神家园”这一核心概念,深入剖析或生动描述,表现某种特定的价值追求,展现正能量。

需要注意的是,材料为结论句,考生的作文不能仅证明此结论的正确,须结合自己的生活体验、情感体验、理性认知,力求在新颖和独特上下功夫,在细腻中挖掘真情,在思辨中显现灼见。

二、判 分

1.判分原则

作文阅卷要公正公平;坚持内容与形式统一的原则,注重考查考生运用祖国语言文字表情达意的能力,要从切题、立意、选材、结构、文体等写作基本能力和语文素养诸方面进行全面衡量,综合量分。

符合文体要求,指符合考生选定文体的要求。须注意的是,若出现具有个性化文体样式.....

的作文,如杂文、剧本、故事新编等,只要运用恰当,要敢打高分。

2.判分等级

一类63~70;二类56~62; 三类49~55;四类42~48;五类28~41;六类27分以下。

3.几点说明

【立意】

①立意偏差,但未完全偏,勉强符合题意,原则上定为四类卷;若语言功夫好,可适度上浮。

②立意从材料的某一词语或某一句话而来,断章取义,偏离材料基本含义。尽管立意不准确,但语言功夫尚可,此类作文原则上定为四类卷及以下。

③立意与和行文完全与材料无关,此类作文定为五类卷及以下。

【文体】

记叙类文章要形象鲜明、感情真挚,切忌平淡叙事;议论类文章言之有据、辩之有理,切忌泛泛而谈。对于体裁创新,立意准确,语言精当,可适当提高一档,以适应2015年江苏《高考说明(语文)》的要求。

【其他】

①作文评分应坚持兼顾“语文素养”。凡词汇贫乏、语言无味、面目可憎者,凡前言不搭后语、逻辑思路混乱者,凡书写潦草、错别字、病句较多者,一律下浮一个档次;严重者直接判入六类卷。

②如作文达到三基本:立意基本准确,结构基本完整,语言基本通顺,就应该在48分以上判分。以充分肯定的态度正确对待学生作文,有利于在最后阶段调动学生写作的积极性。

③对有特色的作文,如文体创新、见解独特、立意新颖、富有生活情趣等,应勇于打高分,充分调动学生写作甚至创作的积极性。

④文体模糊不明,最高不超过41分;文体不伦不类,且语文素养较差者,视为六类卷。

4.个案处理

{作文,归宿}.

①确认抄袭,其中有三分之二以上的篇幅与原作相同,最高不超过20分;内容基本相同的,最高不超过10分。

②写成诗歌的,一律提交阅卷组长处理。

③完篇而字数不足,正常评分之后,再扣字数不足分,每少50字扣1分,扣满三分为止;明显未完篇的文章,视篇幅和内容的实际情况而定,但最高分不能超过46分。(不满100字,0~5分;200字左右,6~10分;300字左右,11~20分;400字左右,21~30分;500字左右,31~40分;600字左右,41~46分);未完篇的文章不再扣字数不足分。

④游戏考试、游戏人生、语言格调很低的“问题卷”,最高不超过40分;凡思想感情庸俗低下,即使切题,最高不超过20分;如果内容恶俗不堪,最高不超过10分。

⑤卷面、错别字扣分,每错(别)一字扣1分,扣满5分为止。

⑥缺作文题,扣2分。

三、标杆文

晚晴小筑

黛瓦白墙浸润在微醺的霞光中,眼角眉梢都是沉静安宁的韵味。

一座泛着古韵的馆舍,便是木心先生的纪念馆了。

文学馆内整齐铺开的稿纸上——字迹清俊,翩雅优美,像一只只灵蝶,载着先生永不停息的脚步,追寻先生灵魂深处永恒的归宿——艺术之归宿,生命之归宿。

细细数完,先生从文革狱中带出的稿纸只有六十六张。

现在想来,狱中的十八个月中,最残忍的不是潮湿冰冷的牢房,不是如牲畜般的吃食,而是对先生精神的折磨。这是让人易在精神上彷徨迷失、觉得无家可归的摧残,比身体的折磨更加恐怖,文革狱中崩溃的知识分子不在少数。

所幸的是,先生因着灵魂深处对艺术的追求清醒了过来。在本该写交代材料的白纸上用诗意的语言勾勒一幅幅美好的图景,用白纸画就的黑白琴键弹奏着心中流淌已久的萧邦与莫扎特。原本彷徨迷失,无家可归的心灵,在艺术的美感中找到了归宿,寻到了生命价值之所在。

先生在苦难中明白灵魂深处隐藏的归宿,即在艺术中获得生命的美感与满足感,即在追求艺术中实现生命的价值。

乔伊斯说:“流亡,是我的美学。”而先生只说:“美学,是我的流亡。”于是出狱后的八十年代,先生与陈丹青等人同赴纽约深造。先生在彼开设美学讲堂,五年讲学,并写下《文学回忆》,后成为散文被美国知名大学收录教材的中国第一人。

“我本该放手,可我从未停止痴缠。”先生笔耕不辍、从未停止艺术追求的执念,是一种艺术家们对追求永恒归宿的执念,其本质是渴望在艺术中实现短暂生命的永恒价值,寻找灵魂深处的艺术之归宿,生命之归宿。相比之下,现下许多灵魂彷徨,那些因现实冰冷而觉得无家可归的人,更应该多思考灵魂的归宿在何处,而非漫无目的只知汲汲营世。

凉意顺着领口探入,晚风穿过木制的窗吹开凌乱的思绪,再低头,清俊的字迹也带上了些永恒的意义,肉体不再,其文字却永传后世。

我仰望馆中先生黑白的肖像,心生敬意之时,亦在思考我灵魂的归宿。

[点评]本文以木心先生的经历为线索,紧扣精神家园主题,以木心先生的经历和言说诠释人生归宿,以作者参观木心纪念馆的内心感想作结,给人以启迪。文章结构精巧,语言灵动,感情真挚。故判为一类上,70分。

身处茅屋心有歌

我很喜欢周国平先生的一句话:“富人用金钱为自己的肉体铸造了金碧辉煌的家园,然而他们的灵魂却无处安放。”

此言得之。真正的家园绝不是雄伟壮观的建筑,而是灵魂的栖息所。漂泊在外的游客会无家可归,而心有永恒归宿的人却绝不会迷路。

犹记留下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的杜甫,贬至远地,背井离乡,贫困潦倒,算得上是无家可归了。然而在秋雨凄迷、狂风肆虐中,他却嘶吼出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的灵魂之声,他的追求,便是那“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”的高尚情操,肩担天下,心系苍生。身处茅屋心有歌,唱出灵魂深处的声音,唱出追求一世的壮志,穿越千年依旧回声不绝。即使他被贬至天涯海角,他的灵魂早已扎根于历史的书页,寄托一位伟大的诗人对苍生的鞠躬尽瘁,虽死而不已,这便是他永恒的归宿,灵魂的家园。颠沛流离乱不了他生命的脚步,他像巨人,守护在心灵的净土。

不由得感慨,心有追求,才能坚定向前。灵魂得以安放,脚步才不会迷茫。无处可居,便四海为家。秉守一方心灵净土,才是人类应有的追求。

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”的苏轼便是这样。居住的处所终究是肉体的巢穴,斗转星移、时变世迁,终有一日华为土灰。而苏轼内心坚守的纯净、淡泊、雅致、随遇而安却成了他永恒的庇护所,无坚不摧,直至永远,那便是灵魂的力量,是人性的家,始终驻足在你的内心,指引你坦然应对人生百事。一个人确实应该有这样的追求。灵魂的操守会让你永远不会忘记要从哪里来、要到哪里去,你永远都不会孤独。正如叹息“惶恐滩头说惶恐,零丁洋里叹零丁”的文天祥,辗转流离,何谈家园?他又疾呼“人生自古谁无死?留取丹心照汗青!”他报国献身的感人情怀便是他整个生命的追求。纵他滩头漂泊,洋里流浪,初心不变,他依旧有处停泊,有所栖息。万古留名,化为永恒。

纵使身处茅屋,也可高歌无畏。心有追求,才可让灵魂安身立命。泥砖终会腐朽,心灵的家园却永恒不变,红尘掀起巨浪,也污浊不了你的本心。

[点评]本文以杜甫、苏轼、文天祥的生活际遇和人生感叹揭示他们对精神家园的理解,既关乎现实的家园,又联系精神的家园,构思巧妙,不落窠臼。语言凝练而又兼具抒情意味,显示作者的文化底蕴。但文中对杜甫的叙述、评价不够贴切,故判为一类中,66分。

故乡•故乡人

故乡,一个曾让我无数次心动的词。可如今踏上这故土,望着眼前景,我茫然而无所适{作文,归宿}.

从,似无家可归的游子木讷地站在曾松软的泥土上。

风吹打着我的脸,我的思绪被拉回从前。记忆中,耳边不时传来故乡人的吆喝声,即使是烈日高照仍不曾止息片刻。他们的微笑与汗水在阳光下散发着无尽的光芒。每至日中,我总爱跑到河边,与三五头水牛嬉戏玩耍。它们有着灵动的大眼睛,常载着我游来游去。它们摇动我的衣角一缕。时而潜入水中,时而浮出水面与我逗乐。夜未深,母亲便邀请三五邻居,在家前摆上八仙桌,共进晚餐。大家你一言,我一语,享“灯下草虫鸣”的宁静安逸,吟“风吹稻花香”的甜美歌谣,饮一壶“寻常百姓家”的清酒,道一天丰富生活的多姿。记忆中,仿佛故乡就是故乡人永恒的归宿,故乡在,家,便是在的了。

“吧嗒——”一滴雨水滑过我的脸庞,将我拉回现实。我望着面前的四亩三分地被重重的高楼环绕,望着远处升起的不是炊烟袅袅而是浓烟阵阵,望着老家的巷口人影稀疏,墙上的瓦片片斑驳,我的心揪得硬生生地疼。你们,我那熟悉的故乡人,你们哪里去了?我那熟悉的故乡,也许再也不在了。抬起头,一位老人坐在家门口,空洞地望着远方。

我不忍心在踏入故乡深处,我似无家可归的的孩子,在漫无边际的世界渴求灵魂的归宿。

照例又是过年,我随着母亲再回到这片土地。一大早,我便被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吵醒。推窗望去,只见原本冷清的故乡路上是无数探亲回乡的故乡人。他们西装革履,穿着时尚,可脸上的笑容又透着一丝淳朴,一丝厚重。久违的爽朗笑声又传入耳。天还是那样的蓝。

我偷过薄薄的雾气,又看见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,我看见平整笔直的水泥路旁的花团锦簇,不禁思绪万千。

是呀,我的故乡人不是忘记这美好的故乡,他们或政界精英、商界大亨,或硕士博导,满腹诗书,或历经苦难,仍未成就。可人这一生的旅途中,定音定调定位,前途充满未知数。你或许会无家可归,可故乡的烙印却像纹身的花纹,一辈子难以磨灭。我亲爱的故乡人,并不是忘记故乡,他们将故乡藏在心中最柔软的角落里,用一颗奋斗创业,闯荡世界的追求的心,将故乡建设得更加美好!

故乡,一个让故乡人无数次心动的词……

我看见那坐在家门口的老人笑得那样欣慰,那样甜。

[点评]本文由回忆从前故乡温馨动人的情景而生对现实故乡的失望,再到过年时看到故乡人对故乡的热爱,从而悟出故乡人“将故乡藏在心中最柔软的角落”,超越了为失去故乡而伤感的泛泛之作,立意昂扬。前后文虽有生活情形的对比,但涉及“永恒的归宿”笔墨过少。故判为二类中59分。

永恒的归宿

佛说:“勘破、自在、放下。”

人生旅途中,我们总是马不停蹄地奔往下一个目的地。滚滚红尘中,多少人为名,奔波

篇四:《南通市 满分作文 精神的归宿》

南通三模高分作文

●灵魂未灭,音乐永生

大约一个世纪之前,一位享誉世界的音乐才子便从这儿的摇篮中诞生。

又大约是半个世纪之前,他如一道闪电,以最令人刺痛锥心的方式消失。

约翰·列侬,你可曾想过,这一切是多么的令人心痛。

幸好,你的音乐还在,你去追寻灵魂深处那个最自由、最本真、最无所畏惧的自己,而我们也能伴着你的天籁,去追寻你的步伐。

我还记得,你深情款款,略带忧郁的双眼;我还记得你风度翩翩,朝气勃勃的身影;我更记得你情场受伤,艺路难走的背影;我甚至一度满脑子单曲循环着你的浅唱低吟。 “你们总以为我是孤独无依的唯一,其实我的心在那里,在我的心里,我的灵魂里。” 虽然,虽然物质上的匮乏,让你一度如失了家园的雏鹰没有了属于自己的天空;虽然乐队中的矛盾,让你一度如散了纤绳的风筝没有了飞向远方的目标;虽然精神上的打击,让你一度疲乏得如泄了气的孩子,迷惘、无依。

但是,你有着一颗强大的心,你有一股不屈的劲,你爱音乐,爱到深入骨髓,爱到没入血液,爱到灵魂最深处!

这便是你人性的可贵与难得!我想,家园虽好,非久恋之家。更何况你是一个在人生旅途中不断奔波的艺者,追求所谓的永恒归宿,除了灵魂深处的那隅音乐天地,别无他处。 如今,我站在故居门外,悠悠歌声溢满整个梧桐院落,如怨如慕,如泣如诉。说“舞幽壑之潜蛟,泣孤舟之獒妇。”或许太过矫情,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难得几回闻”的美誉着实是实至名归,因这灵魂之歌!

屋内装饰简而不陋,确是典雅,照片墙上贴着你的巡演瞬间,黑与白的无声,是你最绚丽的音乐人生!最吸引人的还有你简要的生平经历,密密麻麻的年代是你屡次搬迁的人生之旅。

从出生到死亡,如果你的人生是一场数学运算,那这由空而始,以空为终的中间过程必已幻化为你音乐的高度,灵魂的深度了吧!

你苦苦地追寻灵魂的归宿,于音乐的袅袅之中尽显无遗。

灵魂之于你,华美,充盈,像一首永恒的歌,荡漾。

而于我们,就如你的大牌粉丝布什所言“我们会与你一起走下去。”去追求灵魂的深处,去实现人生乐章的永生!去找寻自己的归宿!

灵魂未灭,音乐永生!

●自此榆树叶叶香 (64分)

太婆颤颤地拄着拐杖从藤椅上迟缓又迫切地站起来,一双浑浊的眸中尽是些晶亮闪烁的阳光。

我有些惊奇--------自从太婆从乡下搬过来与我们一起住,她再也没有这样激动欣喜的神情。

她急切地唤我,:“重孙儿,楼下在叫卖什么?”我打开窗子,侧着耳朵仔细听了好久,才从粘连的奇怪口音中揪出那两个字来,“是在卖榆叶呀,太婆!”我靠在太婆耳边太声地说。

太婆几乎要把脸贴在窗子上了,一双小脚颤巍巍地踮着,她几近欣喜又满足焦急地叫我去买些回来。

下楼的时候,我想着更加惊诧了,太婆早几年前耳朵就不灵了,刚刚是怎样听到楼下叫卖声的呢?榆叶装了那么大一塑料袋,才卖一块钱,我不明白这样的平凡的树叶,太婆怎么这样宝爱。

不久前太爷刚去世,爷爷奶奶放心不下太婆一个人住,就把太婆接到城里来,其实前几年爷爷就多次接太婆太爷赤住,太婆太爷总说放心不下家里的地,要是荒了就可惜了,七十多岁了,耳朵,眼睛早就不灵了,一双腿和一一颗心却不愿意离开家乡一丝一厘。

太婆刚来时,整日里也不爱讲话,只是拄着拐杖,站在阳台上,往老家的方向张望,起风时,太婆的浊眼里会流泪,浊浊两行,像掺了故乡尘土的饯别酒。我知道,太婆在想她的地,想那个叫家乡的存在。

只是,太婆从不愿跟我们提起。

看见榆叶的那一刻,太婆松开拐杖,几乎是把榆叶搂在了怀里,“就是这个啊,就是这个啊,日子苦时它帮了忙哓,乖乖!”太婆咧着掉光了攻的嘴,笑得像个孩子,阳光飘撒在她银白的发间,暖暖的。

晚上,奶奶用榆叶煮了一锅粥,太婆高兴啊。她第一次讲这么多话,她讲:“小时候,有这个吃就是福咧,吃不饱肚子的日子苦咧。”她讲:“家里还有棵老榆树在屋后长唉,现在哪还有人问唉!”

我挑出几枝长得好的榆枝,插在花瓶里,放在太婆卧室的桌上,希望它的叶间枝头点缀的是太婆想听与想见的故乡往事。

在喧繁的城市里,在连黑夜都不复纯粹的楼宇里,这一枝新绿,也唯有这一枝一叶的葱茏,才承受得住太婆一双枯眼的热灼与满心的怨爱呀!

深夜的风里,榆叶摇落一页故乡悲音,掉落在太婆的浅浅乡梦里,安慰她夜夜归乡的梦魂。 ●身处茅屋心有歌

我很喜欢周国平先生的一句话:“富人用金钱为自己的肉体铸造了金碧辉煌的家园,然而他们的灵魂却无处安放。”

此言得之,真正的家园绝不是雄伟壮观的建筑,而是灵魂的栖息所。漂泊在外的游客会无家可归,而心有永恒归宿的人却绝不会迷路。

犹记留下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的杜甫,贬至远地,背井离乡,贫困潦倒,算得上是

无家可归了。然而在秋雨凄迷、狂风肆虐中,他却嘶吼出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的灵魂之声。他的追求,便是那“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”的高伤情操,肩担天下,心系苍生。身处茅屋心有歌,唱出灵魂深处的声音,唱出追求一世的壮志,穿越千年依旧回声不绝。即使他被贬至天涯海角,他的灵魂早已扎根于历史的书页,寄托一位伟大的诗人对苍生的鞠躬尽瘁,虽死而不已,这便是他永恒的归宿,灵魂的家园。颠沛流离乱不了他生命的脚步,他像巨人,守护在心灵的净土。

不由得感慨,心有追求,才能坚定向前。灵魂得以安放,脚步才不会迷茫。无处可居,便四海为家,秉守一方心灵净土,才是人类应有的追求。

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”的苏轼便是这样。

居住的处所终究是肉体的巢穴,斗转星移,时变世迁,终有一日化为土灰。而苏轼内心持守的纯净、淡泊、雅致、随遇而安却成了他永恒的庇护所,无坚可摧,直至永远。那便是灵魂的力量,是人性的家,始终驻足在你的内心,指引你坦然应对人生百事。一个人确实应该有这样的追求。灵魂的操守会让你永远不会忘记你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,你永远都不会孤独。正如叹息“惶恐滩头说惶恐,零丁洋里叹零丁”的文天祥,辗转流离,何谈家园?他又疾呼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”他报国献身的感人情怀便是他整个生命的追求。纵他滩头漂泊,洋里流浪,初心不变。他依旧有处停泊,有所栖息,万古留名,化为永恒。

纵使身处茅屋,也可高歌无畏。心有追求,才可让灵魂安身立命。泥砖终会腐朽,心灵的家园却永恒不变,红尘掀起巨浪,也污浊不了你的本心。

●晚晴小筑(70分)

黛瓦白墙浸润在微醺的霞光中,眼角眉梢都是沉静安宁的韵味。

一座泛着古韵的馆舍,便是木心先生的纪念馆了。

文学馆内整齐铺开的稿纸上——字迹清俊,翩雅优美,像一只只灵蝶,载着先生永不停息的脚步,追寻先生灵魂深处永恒的归宿——艺术之归宿,生命之归宿。{作文,归宿}.

细细数完,先生从文革狱中带出的稿纸只有六十六张。

现在想来,狱中的十八个月中,最残忍的不是潮湿冰冷的牢房,不是如牲畜般的吃食,而是对先生精神的折磨。这是让人易在精神上彷徨迷失、觉得无家可归的摧残,比身体的折磨更加恐怖,文革狱中崩溃的知识分子不在少数。

所幸的是,先生因着灵魂深处对艺术的追求清醒了过来。在本该写交代材料的白纸上用诗意的语言勾勒一幅幅美好的图景,用白纸画就的黑白琴键弹奏着心中流淌已久的萧邦与莫扎特。原本彷徨迷失,无家可归的心灵,在艺术的美感中找到了归宿,寻到了生命价值之所在。

先生在苦难中明白灵魂深处隐藏的归宿,即在艺术中获得生命的美感与满足感,即在追求艺术中实现生命的价值。

乔伊斯说:“流亡,是我的美学。”而先生只说:“美学,是我的流亡。”于是出狱后的八十年代,先生与陈丹青等人同赴纽约深造。先生在彼开设美学讲堂,五年讲学,并写下《文学回忆》,后成为散文被美国知名大学收录教材的中国第一人。{作文,归宿}.

“我本该放手,可我从未停止痴缠。”先生笔耕不辍、从未停止艺术追求的执念,是一种艺术家们对追求永恒归宿的执念,其本质是渴望在艺术中实现短暂生命的永恒价值,寻找灵魂深处的艺术之归宿,生命之归宿。相比之下,现下许多灵魂彷徨,那些因现实冰冷而觉得无家可归的人,更应该多思考灵魂的归宿在何处,而非漫无目的只知汲汲营世。

凉意顺着领口探入,晚风穿过木制的窗吹开凌乱的思绪,再低头,清俊的字迹也带上了些永恒的意义,肉体不再,其文字却永传后世。

我仰望馆中先生黑白的肖像,心生敬意之时,亦在思考我灵魂的归宿。

●乡关何处

王朔在《动物凶猛》中羡慕那些拥有故乡的人,“每个人都能将自己的美好愿望寄予那个穷乡僻壤。故乡成全了他们的自我原宥。”他们的灵魂不再无枝可依,纵使故乡早已不再是那个故乡。

这里的故乡早已超越了地理范畴。

故乡,精神栖居之所,灵魂的归宿。

自古而今,人们不断寻找着故乡。高更有一幅名画《我们是谁?我们从哪里来?我们到哪里去?》用朦胧的光影表现对精神属地的疑惑与迷茫。人们不断叩问生命的零度,或是路遇巴里昂多,或是偶遇戈多,在这场无休止的追寻中,人们笑遇荒诞,与命运握手言欢。

他们如那荆棘鸟,只为找到永恒的乡关,不歇不止,不罢不休。

这种可贵的追求成就了人类神性的高贵。2014年的诺奖得主莫迪亚诺以其对“人类母体和精神终极栖息无休止的探索”而登上文学圣殿。40年来,莫迪亚诺觉得自己一直在写同一本书,连串的唯一主体便是“寻找通恒的归宿。”如《暗店街》中不断寻找回忆的侦探,每个人都在竭尽全力弄清自己的故乡到底在哪里。人便是这样一种存在,如莎士比亚所说,“永远充满着躁动与不安,喧嚣与嘈杂”。唯有找到灵魂的栖居,空虚的心才能获得充盈,浮躁的心才能获得平静,人类,才能以高贵的理性省查自然造化。

从事“我的过去,一片朦胧”,人类依然能在找寻故乡的这个过程中不断地体会生命本源的意义,而此者,往往正是故乡的所在。

所以三毛找到了撒哈拉,沈从文愿长眠于湘西凤凰古城,米开朗琪罗于钝而未凿的大理石中遇见了少年大卫,程子昂遇见了幽州台,而一个民歌手则在水边找到了关关和鸣的雎鸠。

这一切都因被赋予不同的情感与精神特质而显现出不同。推其本源,都是他们灵魂深处对美好的认识的映射。

对故乡的追求是一致的,但格制境界却高下,有纸醉金迷者欲以物质填满精神的空洞,灯红酒绿是他的归处,不过这却只是暂居的寓所,不是栖居的故乡。将对归属感的疑惑系于物质,不仅只能得到无解的人生,而且还会使空虚膨胀成一个永远无法填满的大洞。

精神的疑点只能在精神领域寻找答案,生命的归宿只存在于灵魂深处。

乡关何处? 吾心安处是吾乡。

●宿于诗心,眠于诗意

张枣走了。

昌黎走了。

汪国真走了。

我坐在车厢里,仿佛看到了一帧画,那是幼时的我,指着汪老的诗集中的一句诗行,问着老师,内心击节而唱:

诗人,哪里是你的家呀?

你把白天当黑夜,流着泪迎接朝霞,光着脑袋描画天空,你告诉我:

“世界只是寄居处。我就宿于诗心,眠于诗意,那永远是我的家。”

哦,时光你带得走歌声却带不走他的歌,你带不走人们安放在灵魂深处不舍远离的诗意。

在车厢里,人们刷着资讯,目光扫过最新的股市行情,房价消息,我看着那些空洞黯淡的眼神,我坚信,那艳丽曾有“乞得名花盛开”的诗情流露,有对湖光山色叹味不已的心灵渴盼。只是,它蛰伏着,被汲汲名利的欲望压过了势头,却一直坚韧如草叶,漫步在人内心深处的蓝色原野里一直欣欣向荣,养育着人们在世俗困顿后,退居一隅之时的疲惫。

那甜在林清玄心里一直到如今的菠萝蜜,在佛教中是“到彼岸”的意思,林清玄就尝着它的香甜,从一个渴望飞往大城市的山村孩子,变成一个在建筑森林中“抬望眼”的中年人了。

他却想念起山村里绕井放风筝的诗意,想念起真正有诗的日子,想要飞回那里,想到捕捉诗意。

真到他发现,诗不再山林之间,不再朝晖夕阴的壮美之中,而就在他心中尺寸之地,他才安然了,他不再无家可归。他可以共梁问燕子呢喃,可以在八月与床下蟋蟀谈天,可以宿于诗心,眠于诗意,不必穿花度柳去找寻了。

呵护诗,有留诗心。

看孙犁在《灯下偶记》说“冬日午后,裁纸装书,甚适。”安静地读书时,他感到灵魂深处升起了诗,飘转而来,想起馥郁。

从南到北,从古至今,人人内心供养着诗意,时刻打开源泉,让它汩汩流动,让它在长天大地之间,昭示着我们对终极快乐的渴求,如海德格尔所说,诗意地栖居在世间。

这份诗心永远不会消失,它像冰山一样凝结,终有一日,会像花儿一样重开。

篇五:《话题作文的写作趋向与归宿》

话题作文的写作趋向与归宿

作者:蒋新红

来源:《语文教学与研究(教研天地)》2006年第01期

话题:关于话题作文

新时期恢复高考以来,高考作文的考查已经历了三种方式。一是标题作文,如《习惯》、《尝试》等。二是材料作文,“达芬奇画蛋” 和“小姑娘与玫瑰花”等便是。三是话题作文,如“答案是丰富多彩的”、“诚信”等等。其中,从1998年到2005年,连续8年话题作文成为全国和地方省(或直辖市)高考作文的主要形式。实践表明,话题作文是迄今为止高考测评学生写作素质最为理想的形式。

话题作文一般由材料语、提示语、话题和要求四部分组成;其中,前二者有时省略,后二者不可或缺。话题作文的四部分是一个有机整体,以“话题”为中心,“材料语”对话题起注释和说明作用,“提示语”主要是启发审题和立意,“要求”则是写作须遵循与注意的规范或事项。近几年,全国和地方性高考话题作文逐年演绎变幻,其大致情况可概述为:(一)背景式话题作文是全国高考的主要命题形式。从1999年的"假如记忆可以移植"到2004年的"遭遇挫折和放大痛苦",结构上都是由背景材料引出一个话题,然后让考生围绕这个话题写作。(二)导引式话题作文是2003年秋考以来上海市高考作文的主要形式。与背景式话题作文不同,导引式话题作文在话题前还有一段启发提示性的导引文字,即“提示语";上海市2003年秋考的"杂"和2004年春考的"忘忧草"便是如此。(三)纯粹的话题作文散见于互联网上的各种写作网站。它最为为简洁,只为读者提供一个“话题”,“要求”作文不脱离话题即可,2004年上海秋考话题作文"忙"也属于这种形式。

上述三种类型的话题作文各有特色,而“三自主”是它们在写作要求上的共同趋向。首先是文体自主,话题作文一般不拘文体,从语言表述角度看,记叙、说明、议论、描写、抒情等都可以;从文学创作角度看,小说、散文、剧本、故事、书信等都行。文体自主为写作者展示自己最擅长体裁的写作梦想成为现实。其次是立意自主,在写作内容方面,作者既可以描述自己熟悉的人和事,也可以讨论自己感兴趣、有体会的问题或现象;针对所选取的材料,既可以正向立意颂扬,也可以反向取义批判……总之,只要内容不偏出话题,立意由作者自主确定。最后是拟题自主,拟题是写作的首要环节,俗话说:“题好一半文”,题目有如文章的眼睛,学生自主拟定的题目将成为话题作文的第一道风景线;作文题目也因此而成为写作者丰富多样个性才情的分水岭和起飞地。由此可见,话题作文具有开放性,以及由之催生的自由性、丰富性等系列特征。

总之,话题作文是素质教育理念运用于考试及教学领域的生动体现,它具有形式的开放性、体裁的自由性和内涵的丰富性等特点;话题作文这些优越的本质属性,便于开拓思路、驰骋想象、施展才华和标新立异,从而使个性化和创新化成为话题作文理性抉择的必然。

个性:话题作文应有之义

高考话题作文的评阅分为基础等级和发展等级两个等次。话题作文怎样写作才能提升为发展等级呢?对此,写作理论界与教学界进行了诸多富有创意的理论探讨和实践摸索。

概而言之,话题作文的写作要实现由基础等级到发展等级的升华,首当其冲的就是要找准话题感触点,并把它作为话题作文写作的切入点。比如写出想说的话是基础等级,那么写出最想说的话便是发展等级了。其次,话题写作要选择自己最为熟悉的内容,并给予以“小”见“大”的展现与揭示。再次,写作采用自己擅长的文体,让风华才情得以尽情展示。如有的同学观察能力强,生活积累丰富,不妨撷取生活中精彩的片断写一篇生动感人的记叙文;有的同学想象丰富,擅长编写故事,就不如写童话、寓言或科幻小说;而逻辑思维能力强、擅长推理的同学,则不妨写成一篇理据充分的议论文;感情细腻丰富的同学,优美抒情的散文将会是一个无悔的选择。最后,还要选择自己擅长的语言形式和结构方式。写作语言或平实、或华丽、或朴质、或含蓄等等,写作时该用哪种语言形式应处决于平时的训练生成。文章结构即文章的段落层次,它有如文章的骨架,是作者思维的趋势与走向,只有选择自己最拿手的文章结构,才能达到“有个性特征”等发展等级之要求。

可见个性是话题作文的灵魂,表现个性是话题作文的动力。与“共性作文”思想的政治化、情感的单一化和意象的固定化等弊病相对的是,“个性作文”具有个性化的思考、个性化的体验和个性化的表达等特点。下面,试对“个性作文”特点作简要的阐述:(一)“个性化的思考”倡导的是“我思故我在”,而“思”的一个重要层面便是批判,即对既成规范的怀疑和反思,以张扬自我思维个性。(二)“个性化的体验”就是从生命层面出发,用自己的情感、个性和理智去感受并“穿透”生活,以及在此基础上的驰骋想象、酝酿性情等等。(三)“个性化的表达”即将群体性语言转化为个性化言语进行“个性写真”,要求运用适于写作主体书写自我个性的言语,将基于“个性化的体验”之上的内在情愫、联想和想象等真切地外化出来。

从纵向看话题作文写作的个性化,其生成历练需经由以下“三步曲”。一是独立写作和自主写作阶段。在这个阶段,自我表达成为个体与世界交流的重要方式,写作自愿、自觉并自主完成。二是“感情真挚”与“写自己想说的话”阶段。进入本阶段后,写作成为作者思维积淀的自由表述与自然流露,抒写“自我”占据了话题作文本阶段的主要写作时空。三是“创意”写作阶段,它是个性作文的成熟阶段。自如地表达对自然、社会和人生的独特感受和真切体验, 见解新颖、材料新鲜并构思精巧,是这一阶段“创意”的标示。

总之,信息时代让地球成了“地球村",教育究竟应培养什么规格人才才能顺应未来高度国际化的社会呢?毋庸置疑,应当是那些个性充分发展,能自主判断与自能创造的人。那么,促使优良个性在话题作文中飞扬,让话题作文充满个性美,让话题作文成为学生健康个性成长的摇篮,也就理应成为话题作文的题中之义了。

创新:与话题作文同行

篇六:《精神的归宿 高分作文》

浏览次数:  更新时间:2016-06-27 13:57:46
上一篇:以“最美风景线”为题800字作文
下一篇:他这个人作文500个字
网友评论《作文,归宿》
相关文章
博聚网